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尊龙d88com >
尊龙d88com
听说拍摄《末代皇帝》的尊龙很爱中国但是为什么很少回国拍戏呢?
发布时间:2020-08-09 16:33 来源:未知

  现在媒体提起他,大多说他生了一张风华绝色的脸,气质清冽,又优容可爱,于是被不断地拿来当作上世纪明星美貌过人的典范。

  又或者,当许鞍华的《第一炉香》又要燃着时,众人在明知不可为的选角阵容里,执意添上一笔,乔琪乔——尊龙。

  《龙年》中饰演的泰久义是唐人街的黑手党老大,被西方媒体评价做最帅的黑帮头目。那一年的尊龙初出茅庐,年仅33岁,他也依靠这个角色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在金球奖被提名的华人演员。

  片子开头是一场葬礼,尊龙黑墨镜白西服,在一部彩色片里演绎出黑白默片的经典与神韵,令人梦回好莱坞的黄金时代。

  如果说泰久义的亮相是一截气味凶猛的雪茄,极尽阳刚之美,那后来《蝴蝶君》中的宋丽伶便是质地绵密的红酒,尽显阴柔之魅。

  片中的法国外交官高仁尼在北京遇见了京剧演员宋丽伶,并与之相爱,直到多年返回巴黎后,才在法庭上得知,当年他心目中的蝴蝶夫人,那位来自东方神秘古国的温和柔顺的女子,实际上是个如假包换的男人。

  她是男人对女人的想象,西方对东方的想象,殖民者对殖民地的想象,强者对弱者的想象。

  当然,如果仅此而已也不过是过时的意淫产物,电影结尾时宋丽伶以一身男装出现才把剧情推动至高潮——所有的想象瞬时崩坏。

  我真的很怪异。我从天真无邪的十岁起,就伴随着艺术长大,但是却没有身份意识。

  因此,我对于男性、女性并没有性别偏见。我没有父母,我住在人们的家里,我没有父母的榜样,所以我学着成为自己的朋友,直到变成自己的父亲,自己的母亲……角色就是角色,也只限于角色。我非常中立,也没有被限制。

  我希望能通过这个角色,让异性恋男观众心神不安。我知道变装皇后群体会如是说,男同性恋群体也会这么说。我希望能让异性恋男人对于自己会迷上蝴蝶君这个形象,而感到不安。我不想讲得很自大,

  当我们对自己的性别认知具备了足够的安全感——对于自己身上男性女性的成分的了解,能让我们真正做到雌雄同体

  尊龙出生后即被父母抛弃,后来小小年纪被送到京剧学校学习艺术。漫长的青少年时光里没有接受过来自家庭的先天影响,亦不存在后天教育的种种规训。

  性取向与性别的流动性,这种在现代社会仍未被完全接受的观念,却在生于鸿蒙长于艺术的尊龙那里,天然地被习得了。

  尊龙难写就难在这里。他超出寻常社会的基本想象,名与利,成与败,辉煌与衰退,获得与失去,都被模糊了边界。所有曾经斩钉截铁的伦常与取向在他身上都失去了效用。

  尊龙出生于香港,父母身份未知,被上海一位残疾人收养,后来17岁时离港赴美,关于他的归属地,也有一段访问可知态度:

  人各有目的,我尊重人,他们中意赚钱,我亦很respect,我不喜欢judge,我从不认为我做的好,你便要同我学。但现在世界有很多人无目的,见风使舵。现在大陆好,于是(自称)是中国人;以前台湾好,是台湾人;又可以不是中国人的英籍中国人。

  你问我是不是美国人,我承认自己是美国人,没办法,美国有我的家。我很直,好似一棵树,下面有很长的根,我知道自己是谁。

  就像我,生在香港,却没有家庭,一直是放在这里,踢到那里,美国是一个属于全世界的国家,由全世界的各种人组成,我并非因为美国强而认作美国人,因为我在美国有家,我自己交租。我以后的子女亦会在美国出生成长,跟我姓龙。

  我就好像一片树叶,跌落成河,任河水冲走,都不知道已出示。我这种人在世界上消失亦无人理。但我不会感到悲伤,我不恨生下我的那个男人和女人。

  尊龙被收养后没有名字,在戏班子里被人们唤作小Johnny, 去美国因为要办签证,被人家随手给了个名字叫做吴国良。

  17岁之前的他生长在戏班中,耳濡目染的是东方故事中的历史,传说,帝王将相,神女仙娥。而戏班外则是1997年之前的港岛,文化的多样性繁复茂密,如同赤道腹地的热带雨林,英国人,中国人,香港人,英籍中国人,还有尊龙这样的脸上有着清晰欧化印记的亚裔。

  小时候因为高鼻深目,长得西式,成了小伙伴中的怪胎,经常挨打,一度打到要开刀,可是请不起医生,只好找了裁缝了,一共缝了八针。

  看《龙年》时见他在粤语,普通话,英语,客家话,潮汕话几种语言中自如切换,想到被反复讨论的身份认知命题,他在香港时因为长得欧化而被欺侮,在美国又因为亚裔身份不得机会,但他这段山重水复的疑问似乎早早就被他超越了。

  没人知道尊龙属于哪里,也无人知晓他的身体内流动着怎样的血液。一个基因检测亦可明了的事。尊龙没有做。

  他在加拿大的深山中认领了两颗千年古树,见到树的一瞬间,整个人就呆住了,他把这两棵树认作祖父母,灵魂于是有了寄托。

  也许一个英文单词Lone于他而言不是诅咒,而是加冕,让他可以安于做一个尘世的异类,也因此,他的美才更不为时间与空间所限。

  那些温暖而美好的结局总是无法靠近他,可作为尊龙这本书的读者,却很难对这样的结局给出一个bad ending的判断。

  当年贝托鲁奇为《末代皇帝》选演员,试镜无数后见到了尊龙,在他穿上龙袍后就认定他是自己想要的那个皇帝。后来《末代皇帝》在奥斯卡风头无二,独得九项大奖,尊龙也一跃成为好莱坞风光无上的明星,在内地人均收入不过千元时,他的片酬已经是千万元级。

  可后续发展却令人扼腕。无论是因为《霸王别姬》推掉了《情人》,且又被《霸王别姬》剧组奉送耍大牌等黑料大礼包,还是后来又被炒作大王邓建国洗脑,推掉好莱坞《艺妓回忆录》,回国来拍和他自身气质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农村题材电影《自娱自乐》,都让人忍不住惋惜这样的美貌这样的演技,为何选片眼光偏偏如此一意孤行,不能多留下几部好作品。

  可回溯历史,这样的错过在别人身上是运气的失算,在他身上却带有命运的意味。

  早在去美国之前,香港邵氏公司要同他签约拍功夫片,当时正是香港功夫片的全盛时代,可年仅17岁的尊龙拒绝掉了。

  初到美国的尊龙一个中文字不认识,英文只有二三年级水平,靠在迪士尼旁边卖炸鸡打零工挣钱,晚上去夜校,后来终于有机会学习表演。

  表演是重台词的行业,对语言要求很高。彼时他在香港可轻松走红,却一心跑到美国,要在被白人垄断的行业里出头,出色。也坦诚过在好莱坞方知华人无法出头,第一次担当主角是把面目全部糊掉的野人。

  后来他只要继续留在好莱坞就能维持热度,又因为想尝试新鲜的题材,一心要体验一次和内地班底合作的感觉,而屡屡推掉好莱坞电影,想要回国拍片。

  如今看来《霸王别姬》的乌龙历史便是内地剧组初次与好莱坞明星合作时由于文化不畅和信息不对称造成的结果。尊龙自降三十万美金片酬以示诚意,可在当时捉襟见肘环境恶劣的内地剧组来看,仍旧是狮子大开口,甚至于提出的私人化妆师之类如今看来再正常不过的要求,亦被以耍大牌三个字一言以蔽之。

  头破血流之后,媒体爱写他晚景凄凉,嘲他情商有限。可他实在是曾经品过最醇烈的酒,见过最华丽的灯,亲吻过最娇嫩的嘴唇,也在最热闹的名利场里留下过最漂亮的身影。

  很多年以后,在《末代皇帝》中饰演文绣的邬君梅回忆起当年拍戏,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见到大明星尊龙时,尊龙笑起来的样子,他嘴唇笑得很开,从左到右,一个笑容占满整张脸

  他把在京剧学校动辄体罚的训练视作上天的礼物,后来在外百老汇唱念做打样样精通,自导自演自作曲的舞台剧《铁路与舞蹈》拿到了外百老汇的大奖,他也认作是在戏班子里流血也流过汗的回报。

  他终于也没能有一个继承Lone这个姓氏的子女。在一段为期不到五年的短暂婚姻后,尊龙没有再结过婚。有好莱坞的女演员找上门来,说想给他生孩子,不用他来管。

  做一个常人眼中幸福完满的人要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社会关系通达健全。这些标准对尊龙来说太复杂也太不值当了。

  演戏占据了他的大量精力,因为要成为理想中的表演艺术家,他不得不常年保持苦行僧一样的生活,因而不能与任何人长期同床共枕,也从根本上拒绝了稳定和安适的家庭生活。

  还是个孩童时的尊龙喜欢钻到邻居家门口看电视,然后一个人站到水泥高地上学着荧幕里的人做表演。

  因为救济金而收养他的那位太太早已入不敷出,一度把尊龙带到巴士站想要扔掉他,却在对视很久以后又把他带回家。

  在尊龙长到七岁时,她对别人说,我看他长得又不坏,不如送去学戏,不花家里钱又可以学东西。

  这样,那个被发现时躺在篮子里孤零零的尊龙,在那个水泥地的一次次表演中,无意中把握住了自己的命运,把自己送到了表演艺术这座大门前,也在这里找到了可以安放那颗孤独灵魂的地方。

  这大概是这个故事中最令人欣慰之处,当命运把所有世俗伦常意义上的价值从一个人身上剥离后,人依然有能力在人生短暂不过数十载的光阴里,重建那份只被自己读懂的幸福与坦然。

  那个,也打个小广告,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号:糊粥粥不胡诌(huzhouzhou233)

  只要有人忽悠就欢欢喜喜跑回国来拍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电影电视剧,完全不顾惜自己的艺术水准与成就,

  人是那么帅,一看就是堂堂正正中国人。只能说他也得到了很多,比很多孤儿的下场要幸运多了,毕竟付出了很多很多。许多之前大众的误解,已经解开,还有些人,我们也不指望试图装睡的他清醒。我们都往好了想吧,他也不想同胞对他只剩下同情吧。

  连艺名都是满满爱国心,有他的主题贴吧叫至尊龙裔,真好。下图将来的梦,看得我鼻酸。

  而后一部是我永远不敢看第二次的的电影,因为我害怕看见那种开始美好而后却残忍的撕给所有人看的残酷。

  我看电影,每当电影的开头情调是苦情时,我总可以预防地感知这电影结局很悲,主打催泪,而有个心理防线

  而一部电影是美好的开始,罗曼蒂克的过程,略带苦涩,言不知何起时,我心理总期盼是个美好的结局,如果落差太大,我会忍不住眼泪,那些让我忍不住眼泪的电影,我不会看第二遍,因为把美好毁掉实在太过残酷。

  一个好的演员人品不会太坏,就像一位好的作家的情怀总能挑逗大众一样。有说法就有看法,千人千面。不一而足,一千个哈姆莱特有一千种说话,但对莎翁——民众只有一种说法:最为卓越的文学家

  其实每一人都爱说闲话,说一些对他人片段的印象,有好有坏,坏的是一堆人对此就怀有不好的情绪,彼此一起讨伐像一对情投意合的战盟,这是可以促进彼此的感情,但不见得能得到多少正面的反馈,还有另一类闲话是彼此意见的交锋,想法的融合,多面的信息,这类闲话具促进感情也得到反馈,这叫讨论。这是我另一方面喜欢知乎的地方,因为这个平台提供了更多人的讨论而不是讨伐。对一个演员对一个作家对一个举世无双的学霸,我们得到了多面的信息正确的反馈而不是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

  我相信中国90后出生的人都知道张国荣却没多少人知道尊龙。甚至可以说是陌生

  很欣慰题主很够注意到这个足够优秀并值得让民众记住的演员,但对现在的新新人类来说;所有的过去都已过去,但对另一些人来说这却是无法取代的记忆。我们都生活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有过去的人、有值得铭记的记忆、有共同的呼吸、有喜欢的歌喜欢的电影喜欢的作家喜欢的演员。我知道我没能与那个时代的人携手走过,但那些隔着岁月的感情却是真的,随时刹那但也是永恒。没有比这更值得欢喜的时刻了。

  人永远都走不出自己的童年,长大后你所作的每一个选择其实都和童年对你的影响息息相关。

  我从新闻了解到,尊龙先生当时因为霸王别姬还推掉了《情人》这部影片。当然家辉叔的演绎是极其深刻和成功的,但真的,自从我了解了尊龙先生以后,我会幻想如果尊龙先生来出演这个中国富公子,应该有另一种味道吧,用当下流行的那个词来说,就是收获一大批迷妹啊一堆星星眼什么的,我年纪大了,好像听说现在年轻人追星都爱说这两个词。

  生活中总有很多遗憾,你我的生活都是这样。可是没关系,也许真的是有平行宇宙,一个选择一个念头就是一个世界。茫茫宇宙中,总有那么一个世界,做对了人生中每一个选择的你一直幸福的生活着,某天,你还在电视上看到了尊龙先生出演的《情人》,看到他的访谈,他的眼神温和明媚,他说,他的童年简单美好,三口之家温馨幸福,还有,就是他的牙齿早早的就坏了,因为小时候吃了太多糖……

  龙叔是非常热爱中国的,但可能是被经纪人坑了,所以他很失望,但他依然热爱中国!他失望的是中国的影视业~

  尊龙之爱国,与其说是油然而生的民族自信心,不如说是孩童对母亲拥抱的向往。

  尊龙是个孤儿,襁褓之中被父母遗弃,后被一个上海老奶奶收养,上海老奶奶贫穷残疾,对尊龙并不好,经常无缘由地打骂他,尊龙成年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原谅她。随着尊龙年纪渐长,老奶奶无力抚养他,于是将他送进了戏班子学戏。旧时代的戏班子之苦,师傅之严,《霸王别姬》不能描绘出万一,只有《三毛流浪记》漫画,才能刻画出三分。尊龙毕竟是个孩子,哪里吃得了这种苦,几次三番想要逃离,但总是被抓回来加以教训。但严师高徒,尊龙十几岁时便随着师父在外地演出,并得到了被资助前往美国的机会。

  尊龙只身一人前往美国,边工边读,这段时间基本处于社会的最底层,做过许多底薪高强度的工作,最终十年磨一剑,在舞台上大放异彩,扬名全美。

  1.情商低。这是一句贬义!一句贬义!由于《霸王别姬》换角一事,尊龙和张国荣经常被拿来比较。同样是华人中璀璨的明珠,张国荣的情商确实要高过尊龙不少。而这并非尊龙所愿,只是如高票所言,他从小生活困苦,能维持基本的温饱就已经谢天谢地,他没有机会学习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一切都是凭着本能本性本心行动,总在不知不觉中与别人发生冲突。而张国荣自小生活富足,仓廪足知礼节,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对社会法则的理解,比尊龙更深刻。

  尊龙曾说,自己最大的一个成就就是学会了为别人流泪,为别人痛苦。这不是自私,只是缺乏爱人的能力。尊龙对于别人情绪的理解和反应,较张国荣欠缺,荣吧里无数真真假假的荣迷都贴出了张国荣的贴心故事,归根结底套路都是一样的,张国荣能很敏锐地捕捉到被人的负面情绪并且进行安抚。而尊龙缺乏这种能力,他对别人的情绪钝感,即使感受到了也不知如何正确的处理。在龙吧里曾有这样一个爆料,尊龙在上海期间,拜托一位助手去买票,助手买票的时候发现票价打折,因此票价和尊龙所给的钱出现了出入,尊龙认为这是原则问题就找助手去谈,后来发现自己是错怪了别人,马上道歉并且给了助理几百元。在这里,道歉是合适的,但给钱是明显不合适的,尊龙的心是善良的,但表现其本心的方式有问题。

  2.童年情结。龙吧曾有吧友扒出一些陈年报道,上面写尊龙很喜欢玩具,尤其是火车头船之类的。可以想象,在他贫瘠困苦的童年中,对百货商店中昂贵精致玩具的渴望。港星郑伊健同样出身贫民家庭,很喜欢玩具,但是家里是买不起的,于是长大后狂热地收集玩具,机友陈小春爆料他总是喜欢呆在玩具反斗城,这种情结,算是对几十年前的自己的一个补偿吧。

  尊龙在访谈中经常和主动地提及自己的童年,虽然并没有太多抱怨,但潜意识中是希望让大家知道他的曾经的,他是希望向大家分享自己的所想所感的,是希望得到大家的共鸣甚至,某种意义上的同情的。如今的尊龙,地位卓然,自然不需要我等凡人的同情,但几十年前的尊龙,不过是个无父无母形影相吊的孤儿,那时的尊龙,很需要。童年的尊龙,并未因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恰恰相反,他一直伴随着成年的尊龙,或许直至生命的终点。

  3.自我教育。作为一个家庭完整的孩子,从小的教育来源于父母老师和同学,我们会不自觉地魔方父母的一举一动,他们的言行会对我们终生产生影响。我们常常在做出某些决定的时候,想到自己的父母;用父母教给自己的人生道理检讨自己。而尊龙没有,他的多数人生经验是自己得出的,就像做数学题,正常家庭的孩子都会从父母那里学习一套公式,或许在年幼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这套公式的原理,但我们会按照去做,长大之后我们会发现这是对的。而尊龙属于全靠个人推理,最终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公式,那就是他的为人处事原则。而这套尊龙公式的形成过程中,并没有受到太多外在的干扰,因此和常人所有的为人处事公式有一定出入,这也是尊龙怪异所在和魅力所在。

  4.安全感缺失。这是老生常谈了,他自己也说过,没有安全感,不敢全身心地投入和冒险(此处指爱情和组成家庭)。因此尊龙年过六十,孑然一身。

  5.执拗。尊龙非常倔,基本能屏蔽外界的影响,从他任性的接戏方式和职业规划就能看出来。毕竟他这套尊龙为人处事已经完整,他的三观已经构建完成,而这套小殿堂的构建过程中极少掺杂了外面世界来的材料,所以也不会因为外界评价的变化而摇摇欲坠或轰然倒塌。一般三观特别完整,自成体系的人(不一定三观正),都会非常倔强。因为在这个三观下,没人能说过他们。

  6.谈话时会表露自己的心路历程和思考过程。一般大家在谈话的时候会着重于“我是怎样的人”,而非“我为什么是这样的人”。大家会着重表达“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而非“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看法”。但尊龙不是,他是很愿意絮絮叨叨地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和成长径反复念叨给大家听的,很愿意分享自己得出结论的过程。当然,不是黑,但是这种独特而西式的表达方式常常让我抓不到重点,不太清楚他到底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或许,他本身就不执着于表达一个确定的结果,只是想一起来探讨成因和过程。

  7.简直是个奇迹。尊龙的不会做人(这里是褒义!)简直有目共睹。一般来说,国人是打碎了牙齿肚里咽,有矛盾绝不会明面上摆出来,即使包不住了,也要装作无辜占领道德高地。但是尊龙两次和片方的矛盾,一次是自娱自乐,一次是霸王别姬,别人问他,他很坦白地就将矛盾摆在了明面上,连表面和气都不愿意装一下,在记者面前的回答更类似于发泄和抱怨,宣泄自己的情绪,而不是抓住机会引导舆论,将自己树立一个无辜者的形象。这种公共谈话心直口快的人,我还知道一个,就是太祖,他和斯诺谈话也好,和其他记者或者重要人物谈话也好,都会有大量对于个人情绪的表达,这是因为他不屑于伪装自己的心绪,他的智力和情商处于碾压一切的存在,对于他而言,这种谈话就是一次谈话而已,他无需去刻意地表露或隐藏什么,想到哪儿说哪儿,嘴巴和大脑同步,所以他的谈话里也可以见到大量思索的痕迹。而非事先准备一套说辞灌输给别人。尊龙一方面与太祖类似,另一方面,更可能的是,他并不知道如何去正确地应付媒体。

  我说点客观的。尊龙当年的演技(《末代皇帝》、《蝴蝶君》)是真的好,线年代初就想来中国发展。为演《霸王》还推了别的戏,94年还签了香港经纪人。但大陆香港剧本都是中文的,国内外国情不同,尊龙一直生活在国外不了解,我感觉尊龙很像“香蕉人”,思维方式都美国化了,普通话虽然也练过,但对中文不了解深义,他错误的说了一句“陈冲是我的天使”,才导致娱乐圈传他和陈冲的绯闻,本来好心好意,却无意间会和中国的电影人产生了些误会。2012年尊龙来大陆拍过戏,看做过他助理的人发的视频,感觉他对剧本文字的理解不如从小学汉语的演员。没有大陆生活的经历,文化背景、社会经历不同,表演肯定受影响,这是再好的演技都无法弥补的。

  即使有再多的人脉,香港演员也不会和葛优争演香港投资的《活着》,周润发在大陆演戏被人说不如大陆的老戏骨,《孔子》让陈道明演肯定比周好。这点中国和好莱坞不一样,那里的白人演员只要英语好,美国人、苏联人都可以演。《日瓦格医生》拿了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但俄罗斯人说这片子一股子美国味,一点也不苏联,演的太差了。香港的商业片导演到是想和尊龙合作,可尊龙不喜欢商业片,喜欢曲高和寡的文艺片,他还不愿意演相同的角色,想演能打动自己的角色。1990年底就为了《上海1920》放弃了大IP《情人》,那时候《霸王》的导演才刚订下是陈导,剧本都没写。还是跨文化背景的合拍片适合尊龙。当然,尊龙的片酬也太高了。其实像陈冲、赵立新这样大陆走出去后加入外籍的演员回到大陆还能争取到一些不错的角色,关键是这些人中文水平不错,在大陆读到高中毕业,片酬也不高。《霸王》的监制太刻薄了,她是电影内行人,可以把尊龙换掉,但肯定知道好莱坞的大牌这种片酬和一些要求都是合理的,放在不熟悉好莱坞情况的华人世界这么一渲染,尊龙的形象线岁就被香港邵氏公司看中,给他十年武打演员合约,他主动放弃离开香港去美国的。《末代皇帝》当年差点闹了双胞胎案,另一部是香港的李翰祥导演,梁家辉主演,溥仪的家人都同意让李拍了。《末代》的贝托鲁奇导演是意大利的党员,他其实是走党的后门,才找到的邓公,中国政府不计成本的全力支持他拍戏。李导才放弃《末代皇帝》的。当年年轻且没有舞台经验的梁家辉演不好老年的溥仪,还是尊龙合适一些。贝导几年后拍的《小活佛》里把中国地图里的西藏弄的和其他地区不一个颜色,大陆后来也不提《末代》了。《霸王》时李碧华就照着张国荣的相貌写的程蝶衣,所以定张演。香港那边开始是想让尊龙演段小楼,杨凡拿着小说去找的他,不然他在美国也不知有这小说。他不愿意,想演程蝶衣,结果没谈成。香港演艺圈后来越来越不愿意接受他,还排斥他。粉丝也不要有一种“国外献给他鲜花与掌声,他不屑一顾。国内捅给他一刀又一刀,他心碎却无可奈何。”的想法。葛优、张丰毅都能从香港投资的电影里得到好角色,原因是90年代大陆名演员一部电影片酬几万元,香港名演员几百万。像尊龙这样得先拍商业片,看能不能抗住票房,抗得住才给好的文艺片,资本家就这么现实。

  还要说一点,好莱坞对黄种人是有很多歧视的,章子怡说给华人的都是特容易的反派角色。给尊龙的角色也是配角,反派,《末代》是欧洲独立电影,华人做第一主角的十多年才能遇上一部。尊龙先生的境遇就想许多海外华人自嘲的‘夹心人’,中国人看他是美国人,美国人看他是中国人,结果两头不占。像姜文、张国荣这样的演员80年代就看出来了,劝他们去好莱坞他们也不去。大陆的老戏骨演戏有时候大家觉得他们演的不好,不是他们演的不好,而是他们演的就是大家看见过的生活,所以稍微有点不对就认为是他们演的不好。香港、好莱坞的电影表现的不是咱们的生活,演的不真实咱也看不出来。比如好莱坞的《木乃伊》1、2是讲埃及的,咱们都觉得好看是咱不了解埃及,等3拍到中国,咱立马明白是大烂片了。

  最近非常迷恋尊龙,自嘲活了三十多年终于有男神了,可惜“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看了很多关于尊龙的生世、经历、各方面的报道,我对他更加着迷了。除了感叹此人只应天上有的世纪美颜外,更感叹他戏剧般的人生经历,对他后期在国内的待遇感到唏嘘...时不时长叹为何龙叔这么傻?为何遇人不淑?为何错过那么多好的作品让我们这些影迷空叹?无奈时间老矣,龙叔已老...一遍遍回顾他为数不多的作品,刷遍B站各种网友意淫的拼接视频,我还是感到不甘心,为何如此天才美颜不能多出点作品?但是每每冷静下来,看看龙叔的访谈,才感叹《末代皇帝》里庄士敦给溥仪的第一堂课,溥仪说“汝非鱼安知鱼之乐”,是啊,难道龙叔是真傻吗?他如果与凡人一般在乎名利,如日中天的时候有那么多导演编剧找他,他难道是真傻吗?古语说的好:小隐隐于世,大隐隐于市。能真正做到“隐士”的人,境界自然与凡夫俗子不同,所以,我们就不要用凡俗的想法去要求和惋惜龙叔了好吗?是的,这是在安慰我自己,虽然每次看龙叔的电影视频都无限唏嘘:再也没有其他电影可看了...这部电影原本应该是龙叔演的,要是龙叔演该多好blabla。但是...龙叔就是龙叔,I am who I am,敢于做自己的人最值得敬佩不是吗?我们何时能顺应自己的心活着?遥祝龙叔一切安好!

  我就是童年的压抑和自卑导致我长大后碰到很多事心里都很方,觉得要么没自信, 要么不匹配,只是神情上掩饰得云淡风轻。。。然后就扛过去了。。

  我一直觉得童年的经历让他像一个渴望得到糖的孩子,小心翼翼又坚强,从他做的很多选择上来看,他真是一个很单纯却勇敢的人。

  然后,龙叔有试着回来拍呀,可是要不就是反应不好,要不就是那时候有什么误会,总之最后导致比较少,其实要我说他那时候要是真的彻底在国内发展,反而不会有现在的气质,

  关键就是,通过龙叔唱的歌和他说话的感觉,我就觉得他是一个与世无争很佛的人,只是喜欢演戏,并且努力活着而已,爱与不爱,回与不回,在自己心里就好。

  如果说两个人有什么相似的地方的话,我觉得是纯真,繁华下的纯真,任性而又固执,有自己的小世界,不会因为外界的评论就随随便便改变自己,总的来说就是不被世界改变,要不就冲破自己的命运,要不就与这个世界永别。

  所以其实我觉得把两个人一起说没什么,还是有些比较的,都莫名的有种遗憾的美。

  前两天b站突然疯狂给我推荐龙叔的视频,我加了龙叔标签好几年了,都没这几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