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尊龙d88com >
尊龙d88com
上世纪最诡异的恋情知道真相后我泪流满面
发布时间:2020-12-13 01:19 来源:未知

  1964年,法国总统戴高乐宣布承认中国。一个月后,法国在北京成立了外交使馆。

  当时,年纪轻轻的布尔西科本想到中国来,会被热情的中国人民和各种传统文化熏陶得措手不及,却发现此时的政治环境和北京零下20多度的温度无异。

  异国的无趣生活让他倍加想念法国的灯红酒绿,他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唠嗑吐槽的人。

  然而就在圣诞夜前夕,大使馆召开了一场晚会,寂寞的布尔西科竟然认识了一个会法语的中国人:时佩璞。

  时佩璞文质彬彬,样貌清秀,皮肤白皙,少言寡语。作为晚会唯一一个中国人,却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这让布尔西科对他好感爆棚,也充满好奇。

  得知时佩璞不仅出演京剧,还编写剧本、教授中文,布尔西科提出想请他做中文老师,两个闷骚少年就这样一拍即合,成为了好哥们儿。

  时佩璞出身山东一个富裕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老师,叔叔是曾任中国文化部副部长的丁西林。(这背景有点厉害)

  时佩璞对布尔西科很仗义,第二次见面就带他去师傅梅兰芳曾带他去过的高级餐厅,两人逛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

  在一个美丽的黄昏时刻,时佩璞和他讲起了“梁祝化蝶”的故事,布尔西科听得津津有味之时,

  他告诉了布尔西科一个隐瞒已久的惊天秘密:母亲生了两个女儿,因担心没有生儿子被赶出家门,所以母亲一直把他当儿子养,时佩璞就是女扮男装的祝英台。

  不知是时佩璞说得太诚恳还是布尔西科太天真,听完这段话的布尔西科竟然……相信了,

  得知“秘密”的布尔西科终于藏不住自己内心的情谊,和时佩璞轰轰烈烈谈起了恋爱。

  时佩璞告诉布尔西科,东方女性很害羞,行房事时需要穿着衣服。布尔西科爱得如痴如狂,也就同意了。。但没人知道时佩璞在两个人肌肤之亲时,是怎么样瞒天过海的。。。。。

  因为太想知道妻儿的消息,布尔西科下了飞机就直奔时佩璞家。可他却只看到一张小照片,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也是蓝色的眼睛,宽宽的脸。

  时佩璞也声称照片里的小男孩就是他们的儿子。为了安全起见,她把儿子送到老家去了。

  为了保护布尔西科,时佩璞教他思想,两人就以学习的名义掩饰着关系和身份。

  布尔西科学了思想之后,也深入了解了文革的来龙去脉,他开始。。为中共情报人员。。提供。。英国使馆情报。。。

  1972年,布尔西科结束他在中国的工作,离开中国,令他遗憾的是,始终没有见到心心念念的儿子。

  回到法国巴黎的他,爱上了一个叫蒂埃里的男子。但他仍然怀念中国的“妻子”时佩璞,以及从未谋面的儿子。(敲黑板!“双性恋”倾向应该是布尔西科迷恋女性化时佩璞的原因。)

  初次见到孩子的布尔西科父爱爆棚,他给儿子买了当时北京城最好的玩具,还没日没夜的陪他玩耍。这或许是布尔西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了……

  为了能和儿子离得近点,1977年,他又主动申请到了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大使馆工作的机会。

  从乌兰巴托到北京要乘36小时的火车,布尔西科每一个半月就要去北京一次,与“妻儿”见面,并把“一些情报”带给中国……

  后来,布尔西科实在太累了……他在乌兰巴托工作了也就两年,便丢了饭碗,只能又跑回法国。

  回国后的布尔西科依然没闲着,她先后找了一个男朋友和一个女朋友过日子,并且深深记挂着远在中国的“妻儿”……(信息量太大,容我缓缓)

  他开心极了,迫不及待把时佩璞和儿子接到巴黎相聚。一身男装的时佩璞却仍然让布尔西科心醉。。。

  难以置信的是,时佩璞因为他京剧的特长,在法国艺术界如鱼得水,因此把签证延长了一年。

  好景不长,一个法国外交官总是和一个中国人走的太近,不免招致法国反间谍部怀疑。

  1983年的一天,法国反间谍部门人员逮捕了布尔西科和时佩璞,两人被控告间谍罪。

  法国督查开始对布尔西科和时佩璞进行问询。督查看到时佩璞喉结突出,怎么也不相信他是个女人。

  入狱时候,地主家的傻儿子布尔西科还安慰时佩璞说:没事哈,如果能结婚,也许就能早点出狱。

  而DNA报告也证实,时度度和布尔西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所谓的“儿子”,也只是一名来自中国新疆维族人家的孩子,因为家里太穷,母亲才将他变卖。

  审判结束后,两人被关押进一间囚室,面对布尔西科的质问,时佩璞第一次让布尔西科看到他赤裸的身体。

  此刻的布尔西科终于崩溃了……他在监狱里整日流泪,企图割喉自杀,却被发现后救回。

  1986年,布尔西科和时佩璞被宣判间谍罪,服刑流年。而布尔西科被认为曾向境外政府提供了约500多份情报。

  法国媒体开始疯狂地寻找真相,他们想知道时佩璞到底是如何隐瞒身份的,甚至还能为布尔西科“生下”儿子。

  时佩璞倒是为大家揭开了谜底:他有天生缺陷的隐藏式阴茎。在黑暗环境下,他可以通过一些“策略”来隐瞒真相。

  毕竟时佩璞在法国文化艺术界小有点名气,在华人的呼吁帮助下,1987年4月,法国总统赦免时佩璞,不久,布尔西科也被赦免。

  美籍华裔剧作家黄哲伦将这此事编成了的百老汇舞台剧《蝴蝶君》,上演后立即引起轰动。

  1994年,加拿大导演大卫·柯南伯格拍了电影版的《蝴蝶君》,华人影帝尊龙出演时佩璞。

  而出狱后的两个人,刻意躲开公众的目光,各自低调生活,偶尔才通一次电线日,时佩璞在巴黎的家中去世,时年70岁,生前与儿子度度住在一起,曾任法中文化艺术发展协会会长。

  布尔西科在得知时佩璞病逝的消息后,他接受了《纽约时报》电话访问,并对此事异常冷漠。

  在布尔西科的家里,还放着两人的照片,其中写了这么一句话:“他毁了我的一切,我的工作,我的家人甚至我的生活,可是我觉得至少被骗总比骗别人来得要好一些,我宁愿一直相信这其实是一场梦……”